黑光病毒

24岁,是车手。D5麻烦不要来,找出来拉黑很麻烦的

Get drunk(补档)

轻微醉酒play注意

无名翁注意


https://m.weibo.cn/5902859784/4321436627322973


KISS!KISS!

固定cp:a翁,其他自由心证

注意!以下有:

欢脱大狗子希夫    王城最强(?)基亚兰    小孩子葛温德林   王城最攻(??)葛温艾薇儿   闷骚老好人戈夫  不知道怎么描述的斯摩   明骚长男

可以接受?

那么往下↓

今天是亚诺尔隆德度过的无数个日子中普通的一天,太阳刚刚升起,露水还未褪去,骑士长翁斯坦整装待发,准备开始一日的例行巡查。
从偏僻处的小门走出城堡,迎面便是早晨颇有些凛冽的空气,翁斯坦沿着草坪上被人们踩出的小路走过,避开顽强地长在道路中间的无名小花。他看着还没爬上城墙边缘的太阳散发出的光线将深蓝的天空一角染成粉红,若有所思地在墙壁拐弯处停下脚步。
不到半秒,一团巨大的灰白色毛球热情地呼哧呼哧着擦着他的靴尖冲过,意识到自己扑了个空后急急在撞上城墙前刹车,又不知疲倦地向翁斯坦冲来。
“希夫停!”他厉声喝止,脚下却向旁躲开,巨狼甩了甩耳朵,咧着嘴高兴地将能吓住一队银骑士的呵斥声抛在脑后再次扑过来。翁斯坦又躲了两次这样的热情冲撞,才安全地制住了兴奋的希夫,不过同样还是没能让摇头摆尾的大狼别把掉落的狼毛沾到铠甲上。
“早上好啊,骑士长阁下。”这时黄蜂骑士才从拐角后优哉游哉地踱步过来,没戴面具的脸上比那白瓷面具还要平静,但翁斯坦发誓他刚刚听见了基亚兰的笑声从拐角后飘过来。他刚想抱怨几句基亚兰从不拉好兴奋的狼,便被突然跳起的希夫用湿漉漉黏糊糊的舌头舔了下巴,多亏翁斯坦反应迅速地紧紧闭上嘴巴,才没有让黄蜂骑士的笑声惊动经过他们头顶上方的银骑士。

“真是太感谢您了。”翁斯坦在接过基亚兰递来的手帕时瓮声瓮气地讽刺,而对方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不用谢”把他的脾气堵了回去。希夫仍然兴奋地在两人腿边跳来跳去,一副随时准备给任何想要的人一个湿乎乎的吻的样子。翁斯坦把被口水糟蹋了的手帕叠好塞进自己盔甲的缝隙,告诉基亚兰他会把洗干净的手帕还回去,得到一个“你太贴心了”的感谢和一个印在脸颊上的亲吻。
………嗯?
翁斯坦彻底愣住了,这次他可完全搞不懂黄蜂骑士的想法了,眼睁睁地目送她一边说着“我要看看有没有人敢踩我的花”带着希夫绕过拐角离开。

翁斯坦被她的举动搞得有点精神恍惚,但他尽力不在每天早晨例行的点名训话中表现出来。
结束训话后,翁斯坦让骑士们解散去吃他们的早饭,有些飘忽的注意力让他没能注意到骑士们并未散去,而是离远了些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地讨论着什么。
终于他们结束了几乎要打起来的争论,一名银骑士被众人簇拥着来到翁斯坦面前,他紧张得说话都在结巴:“尊尊敬的骑士长…”
翁斯坦从自己的思绪中抬起头,有些不耐烦地看了战战兢兢的骑士一眼:“有什么就直说。”这句话不知为何居然给了这骑士勇气,让他急促地一句“失礼了”后便双手托起骑士长的左手,认真到头盔下的脸通红地隔着手甲亲吻他的手背。
翁斯坦再次受到冲击。当他反应过来时,银骑士们早已做鸟兽散。
他开始意识到,今天大概不是普通的一天。

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中,热力蒸发了露水,空气已经没有清晨时一般冷了。翁斯坦站在训练场的高台上审视着下方列成方阵的银骑士,随时准备抓住一个破绽就给他们重重加训。不过他还没等到这样的时机,就被突然而至的访客叫走了。
“公主殿下。”翁斯坦恭敬地垂首单膝下跪,他的面前正站着葛温的大女儿,太阳公主葛温艾薇儿。次子葛温德林把自己整个藏在王姐的身后,只露出蛇足中的一条,探出小脑袋紧紧盯着黄金铠甲的骑士。
“…王子殿下”小王子稍微露出了半张脸,像他的蛇足一样紧紧地盯着骑士长。
长公主微笑着允许翁斯坦站起来,她抚着羞怯地躲在自己身后,小手紧紧拉着王姐裙子的小王子:“葛温德林,你不是有话要对骑士长说吗?来,去吧。”
翁斯坦尽力放松面部表情以不让自己瞪着小王子吓着他,在葛温德林迟疑又缓慢地走过来的时候再次单膝跪下以便与年幼的王子平视。小王子紧张地扭着苍白的手指,看起来随时都会逃回他姐姐的身后,不过最后,他下定决心地吸了口气,小脸凑近过来,在骑士长的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记,便迅速地跑回王姐的身后再也不肯露头。
翁斯坦太惊讶了,他就那么跪在地上,直到葛温艾薇儿上前,她的声音里有压抑的笑意。
“我说过您不必如此多礼,骑士长阁下。”
美丽的公主弯下身子,在骑士的额头留下一吻便牵着小王子离开了。

翁斯坦觉得自己大概快疯了,已经到了该用午餐的时间,他却坐在城堡塔楼的外面,吹着不算太凉爽的风让自己赶快清醒过来。
“你在这做什么呢?”浑厚低沉,发音不大标准的话语从身后传来,翁斯坦并不回头,他很熟悉这个声音了。
鹰眼骑士戈夫耐心地爬上高高的塔楼来寻找他不吃午饭的朋友,他递出用干净的布包好的面包和肉干:“你应该吃点东西。”翁斯坦固执地叉着手沉默了一会,才叹口气接过食物。
“谢谢你,戈夫。”他看着远方的地平线,又长叹着用力拉扯自己的头发,试图以此宣泄自己的焦躁。“我只是…有点心烦。”
他的行为引来了戈夫不赞同的啧啧声,一只大手试着抚平被他拉得卷起来的头发,却只是让它变得更乱了。戈夫哈哈地笑起来:“你总是心烦。”翁斯坦试图阻止他让自己的头发变得更乱,最终也放弃地跟着笑了起来。
鹰眼骑士该走了,他向他的同僚道别,方式是弯下庞大的身子,亲吻了同僚的头顶。
巨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翁斯坦手中的肉干掉在他的腿甲上,又沿着光滑的金属掉下塔楼。

离开塔楼时,他遇到了斯摩。这个臭名昭著的刽子手一看到翁斯坦就朝他走过来,这让翁斯坦心中警铃大作。
“啊,亲爱的骑士长!”斯摩热情地挥着手:“我正找你呢。”翁斯坦警惕地后退一步,出言制止:“有什么事,你在那里说就好了。”但这很明显不能阻止斯摩,他三步并作两步拉进了两人的距离,甚至入侵了翁斯坦的个人空间,把相对较为娇小的骑士长笼罩在自己身形的阴影里。
“你到底…”翁斯坦气不打一处来,几乎就要投出一束阳光枪在不知好歹的刽子手身上扎个窟窿,他的手腕却被壮硕的刽子手牢牢握住,斯摩的嘴唇碰到了翁斯坦的侧颈,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事实证明,斯摩并不满足于仅是亲吻,他张开嘴,咬住了翁斯坦的侧颈。他的牙齿咬进皮肤,让骑士长吃痛地嘶声。又在翁斯坦暴怒之前及时松开手脱身,只给他留下一道非常明显的齿痕和满腔无处发泄的怒火。

翁斯坦用力锤上身旁的墙壁,恼火于自己没有一开始就把斯摩狠狠揍一顿,现在他只能努力拉高铠甲的内衬领子,挡住自己侧颈那块发红的齿痕。
他恼怒地整理着内衬疾步走向训练场,准备给即将解散的银骑士们再加训一场。当他迅速地转过一个拐角时,却差点撞到另一个人的怀里,他皱着眉抬头一看,却惊愕地睁大了眼。
“王…王子殿下!”
太阳长王子正带着笑容看着立刻跪下的翁斯坦,语调随和地让他站起来。
“我去看了看骑士们的训练,今天的强度似乎很高?”他们沿着训练场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是的,长王子殿下。”翁斯坦低着头,内心想着还该让这群家伙再多跑个几十圈,嘴上却什么也不说。
“你太严格了。”长男似乎不太满意地叹息一声:“不光说你对骑士们,对你自己也是。翁斯坦,你偶尔应当让自己休息一下。”翁斯坦随声附和着,却轻轻摇了摇头。
“对了。”长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望向天空,那里已经被夕阳染成了金红色,他又将视线转回翁斯坦,在夕阳下他的红发宛如燃烧的火焰。
“翁斯坦…我有没有说过,夕阳和你很相配?”
长男结着茧的手指托着翁斯坦的下巴,将他垂着的头抬起与自己对视,接着,他在夕阳余晖中吻了他的骑士长。


“今天真是太疯狂了。”翁斯坦心有余悸地说。
“嗯——哼”专注于在他身上拱来拱去的狼骑士心不在焉地应道,他听到斯摩的时候差点提起剑冲出门去和斯摩决斗,被翁斯坦死死拉住,现在正致力于用亲吻盖遍骑士长身体的每一处,美其名曰消毒。
“每个人都怪怪的,我完全想不出来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翁斯坦还是很在意自己一天的遭遇“……或许我应该庆幸今天没有觐见葛温大王。”他为自己的想象而打了个寒颤,亚尔特留斯从喉咙里低沉地笑起来。狼骑士暂停自己的作业,撑起身子向爱人索吻。
他们的嘴唇紧贴彼此,亚尔特留斯贪婪地吮吸翁斯坦的嘴唇,骑士长则轻轻触及对方的舌尖引诱着,两人在接吻间相互拥抱,翁斯坦赤裸的双腿缠上褪去上衣的狼骑士的腰间,两人分开时,亚尔特留斯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上挂下来的唾液线。
“我呢?我也…怪怪的吗?”他磨磨蹭蹭地解着翁斯坦胸前的纽扣。翁斯坦眯着眼睛,伸出双手拉住狼骑士的脸颊,向两边拉扯,直到狼骑士佯装生气地去咬他的手指。
“不,你还是原来那个傻样。”他咯咯笑着说。

圣诞快乐

请大家感谢 @Liuka

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3`)

cp:不死人奥斯卡

设定源自liuka太太的脑洞:不死人与奥斯卡老相识

https://m.weibo.cn/5902859784/4323282968863674

Get drunk

是的是我我回来了!有没有很期待!

今天为大家带来王城时期的无名翁,轻微醉酒play

使我摆脱千年老鸽状态的美丽太太 @ph (ㅅ´ 3`)♡

https://shimo.im/docs/qnPWrSM46H4BHeE9/
微博已被屏蔽,请移步石墨

我有111个粉丝了哎!

这个数字台巧了,不如我们







祝大家双十一快乐叭

^_^


是从一个有关漂流瓶的事情发散出的

用漂流瓶的图片挡一挡

猫猫之魂,灰烬猫的旅行继续

猎灰 赌局 pwp,r18g注意

@穷困潦肥 的点梗,夹杂大量r18g垃圾
我已经是一个r18g写手了


https://m.weibo.cn/5902859784/4282853174700891

狼群/狼血的继承者

@Liuka 的点梗,cp为不死队mob灰
……被我发挥成了含有巨量重口r18g,恶堕等垃圾肉梗的东西

Part1  R18g预警
https://m.weibo.cn/5902859784/4279604392246325

Part2  R18预警
https://m.weibo.cn/5902859784/4279603743316200